簧管演奏家王弢:翻过40岁越来越不在意别人的看

2019-04-24 22:58 来源:未知

  继2017年的《舒伯特》后,今年,单簧管演奏家王弢在DG发行了第二张专辑《Spin·旋》。这一回,他聚焦的是旋律性很强的舞曲。

  新专辑选了五位作曲家的作品,有俄罗斯的柴可夫斯基、奥地利的克莱斯勒、波兰的鲁托斯拉夫斯基,也有古巴的德里维拉、阿根廷的皮亚佐拉,一支单簧管将欧洲、拉美的舞蹈音乐、民族性格联系在了一起。

  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夹子》是最早定下来的,“我当爸爸了嘛,西方人每年圣诞都会听《胡桃夹子》,我小时候也喜欢听,就定了。这首曲子有童趣,也有一定难度。”王弢说。

  另外,鲁托斯拉夫斯基的几首舞曲,是当代单簧管录音必收的精品,王弢的老师录过,也给他上过课,他也希望把自己对这些曲子的吸收和消化展现一把。

  皮亚佐拉也是王弢向往的,在他看来,阿根廷的音乐和中国文化有异曲同工之处,“虽然北京和布宜诺斯艾利斯是全世界距离最远的两座城市,但两边的文化是相通的,你很容易被他们的音乐打动,所以做他完全没有压力。”

  至于克莱斯勒,他的三首舞曲《爱的欢乐》《爱的忧伤》《美丽的罗斯玛琳》知名度甚广,它们原是小提琴独奏小品,这次也被纳入改编范围,而《爱的忧伤》让王弢感触尤深。

  “以前小孩的可爱我感受不到,有了小孩后,那种调皮可爱你会带到音乐里。现在出去工作,想到自己可能错过了孩子的一些成长,有点伤感,再演《爱的忧伤》就会打到心里,特别有底气。所以音乐还是要有自己的情感,爱能打动人。”

  专辑是在日本轻井泽的大贺音乐厅录制的,日本钢琴家福原彰美为之伴奏,“白天把窗帘拉起来,录音室就像藏在森林里,很美。”王弢回忆,两人在北京排练了四天,每天八个小时,“我吹八小时很正常,但钢琴家弹八小时太累了,很感动。”

  王弢笑说,他的上一张专辑是德国人录的,整个人都挺紧张,这一张彻底松了下来,录音师让他放松,感觉做回了自己。

  在新媒体和数字平台,《舒伯特》的点击率破亿,而在微博等社交平台,王弢已经有过百万的粉丝量,这在古典音乐圈是很难想象的。

  王弢说,这得益于他有一个有娱乐属性的太太(刘璇),家庭属性让他跳出了古典圈,获得了古典圈以外的资源。比如,他认识一些演艺圈和流行音乐圈的朋友,他也会和妻子参加综艺节目,不少粉丝因为这些通道关注他,进而关注到他的音乐和单簧管。

  “我在社交媒体很少发私生活,基本以演出和音乐为主,100万粉丝也不算多,但他们有机会听听管乐也很好。既然他们关注我,我就希望抓住他们。”

  作为中央音乐学院管弦系副教授,推广单簧管,让这个行业受益,似乎是王弢时刻铭记的责任。前不久,他和太太参加《爸妈学前班》时,便提出要求,有机会就要吹单簧管,录节目时适逢DG在北京筹备Yellow Lounge,作为演出嘉宾之一,王弢要为音乐会做紧张练习,节目就把他准备的过程录了下来。

  “很多人因为节目知道了单簧管,以前我还会考虑做这事会不会扣分,会不会被人说,现在不会了,舒服就行。”王弢说,翻过40岁这一页,他越来越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了,不管参加什么活动,都有一种随心所欲,“只要这些事对得起自己的追求,我不会在这条路上迷路,做这些尝试都是值得的。”

  其中之一是Yellow Lounge,古典演奏家们来到酒吧奏古典曲目,观众都站着听,演奏家要和他们有眼神交流,“就像鸡尾酒,有一种轻微的迷醉感,很舒适。”

  另外一次是睡眠音乐会,北京秋天的四合院里摆了36张床,每张床睡两个人,或朋友或夫妻或母女,他们集体戴上眼罩,在音乐的陪伴下入眠。

  “现代人的生活压力很大,节奏很快,很难好好睡觉,我就用音乐给人放松,音乐不是一定要听懂,有时候也是一种陪伴。时间到了他们会被叫醒,第一次在音乐会里没有罪恶感地睡一会,他们很幸福。”

  王弢强调,这个场合不是让人正襟危坐,他选的作品也不需要观众深入思考,就是希望他们在一种浸入感里,真正地放松和休息,得到内心的宁静。

  明年,王弢会在不同的城市做八场睡眠音乐,“我们需要和谐的环境,而艺术是一个很重要的通道。古典音乐能驯化人的野性、躁动和愤恨,你可以在一场音乐会里消化这些负能量。”

  王弢将自己形容为单簧管的幸运儿,当不了旗帜,他也希望能当一个台阶,帮助更多同行往前走,没有自卑感,而是充满自豪感。也因此,有些演出邀过来,他会要求带上小朋友同台。

  “为什么中国的钢琴、小提琴、声乐人才辈出,管乐人才没那么多?是因为我们从小给管乐演奏者的舞台太少了,小朋友们需要很多舞台历练,才能强大,才能出来。”前几天,王弢刚看了郎朗的音乐会,“他从不在音乐会掉链子,是因为他经历了大大小小各种演出,积累出了非常好的心理素质。”

TAG标签: 单簧管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