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于都」于都县宽田寨面村芒筒坝管屋祠堂的

2019-07-13 21:49 来源:未知

  提起杨救贫,恐怕老一辈的于都人都能说出许多关于他的奇闻逸事,不过最有名的故事发生地还是在宽田乡寨面村的芒筒坝。

  中国人历来崇尚风水之说,尤其是在农村,建房、落葬都得请个地理先生来。话说这一天,宽田芒筒坝的管氏族人们正喜气洋洋、热闹非凡的摆酒设宴,因为他们聘请了著名的墈舆大师杨救贫来为“管氏宗祠”的兴建墈舆风水宝地,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直急得主事人象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只得向大家发问道:“你们看见杨救贫先生来了没有?”只见其中一人答道:“好象刚才有位老者在门外坐了许久,因为不相识,就没人理他,现在已经走了多时了。”待主事人问明衣着相貌后这才后悔不迭地说:“糟了,这就是杨救贫先生,你们为什么不早秉报一声呢?快快叫个人去给我请回来!”

  其实杨救贫那天心情特好,所以提前赶到了芒筒坝,可因为没人认识他,而主事人又在里面忙七忙八地不曾及时出来,弄得人家杨大师连茶也没能喝上一口。眼看着时辰已到,可怎么还不见东家出来接见?因此心里委实不大自在,想着想着便起身怏怏而去。如今见东家又派人来追他,未免心里好笑,尽管来的人千道歉,万请求还是执意不肯回去,但又实在是不忍心扫了管氏族人的面子,只得客气地对来人说:“不用请了,你们管氏宗祠就按我坐椅的朝向兴建吧!”

  就这样,主事人按照杨救贫的回话破土动工兴建了众望所归的“管氏宗祠”,可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当杨救贫离开座位以后,一群顽皮孩子追逐打闹,无意之中将座椅挪动了位置,结果使宗祠偏离了杨公原来的朝向,所以管氏繁衍的后裔也就不那么尽如人意了。虽然如此,但“管氏宗祠”却历千年风雨而不衰,至今还仍然保留着当年古色古香,肃穆庄严的风貌,给人以无限的缅怀和景仰。

  古人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即使象杨公这样的大师似乎也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其实杨救贫是吉安人的遗腹子,跟随母亲改嫁后又回到赣州来做风水,最后却客死在我们于都宽田的药口(芒筒坝)。说来杨救贫还真是生为墈舆生,死也为墈舆死,这是何故?就因为杨公给一位人称“卢王天子”的州官择了一座“天子穴”,可又怕杨公要坏他的事,所以设法用毒酒加害于他,杨公虽采取了应对措施,但却终究是敌不过毒酒的药性。他自知将不久于人世,便赶快雇船逆贡江而上,经于城、溯梅江,行数日至一山青水秀处,杨公忙问道:“此为何地?”船家随口答道:“此是宽田药口”。杨公听罢猛地长叹一声:“药口、药口,酒毒已至关口,我命休矣。”说罢,赶紧舍舟登岸而行。

  河岸上芦苇丛丛,微风过处掀起层层绿波,行至一处,杨公假装方便,便暗将他的墈舆宝物赶龙状和驱龙鞭丢藏在芦苇丛中,忙紧走两步追上徒弟,让他回头去看看他的大便有否被狗吃掉,可徒弟哪里知道师父的用意,只走到半道上便返回来告之杨公:“大便还臭气冲天呢!”据传这徒弟素来与师父唱反调,你叫他向东他偏朝西,所以杨公想故意试探徒弟有无诚意,好将他的宝物传给一个可靠的人,可徒弟却辜负了师父的一番苦心,难怪杨公痛苦的仰天长叹:“二宝将失传矣,天耶?数耶?”他举目四顾,只见芒筒坝一马平川茫无边际,寒信峡隔江对峙峰峦陡峭,滔滔梅江从山峡间奔流而下,一泻千丈,杨公对此地称赞有加,便出口念道:“头顶八字水,脚踏寒信嶂,谁个葬得到,代代出丞相。”然后回过头来对徒弟说:“我死后,如若你们发现赶龙状和驱龙鞭,务必要跪着抄完赶龙状后,才可用手取拿二宝,否则……”话未说完便气绝身亡。

  杨公死后徒弟按师父遗嘱,将尸首就地安葬于药口(今芒茼坝,又称杨公坝),壬山丙向兼子午三分地肖龙形。为免坟墓被人破坏,据说共做了一百零八穴,使人真假难分。可说来也巧,就在杨公死后不久,有一天,村里的孩子在河滩上放牛,无意中发现了芦苇丛中的赶龙状和驱龙鞭,因不知为何物,便好奇地念着上面的文句,并挥动着那根鞭子,刹那间,只见山摇地动、河水翻腾,群峰奔驰。直吓得孩子们惊惶失措、狂呼乱叫,赶忙将拾到的两件东西扔进了河里,这才使大地恢复平静。杨公的徒弟听到消息后,赶忙雇船顺流寻找,果然发现赶龙状和驱龙鞭在河面上。他们立即遵照师父遗嘱跪在船头上逐字逐句地抄写,直跪得双膝发麻、手臂擅抖、大汗淋漓,船家见此情景忍不住发话道:“何必如此受罪,你们不会把它捞起来再抄吗?”徒弟实在是苦不可耐,想想也有道理,虽没抄完,他也顾不了那许多了。于是收笔赶紧用手去捞,谁知刚把手伸到河里,那两件宝物便倏地往下沉去,再也不浮起来了。所以墈舆界说的“地理无完书”就缘于此。

  真是沧海变桑田,时隔一千余年之后的杨公坝上,但见银沙闪烁,芦苇丛丛,而名噪一世的杨公墓却因河床改道,早已淤入河底无迹可寻了。尽管如此,但历史是终究不会忘记这位墈舆大师的,明万历十年,于都知县叶梦熊就在正对杨公墓址处,立了一块“唐国师杨公”的日照碑以资纪念,后来在嘉庆十八年,邑人段道轩和吴肇龙又为杨公在隔江相望的河岸上树一照碑,如今这两块石碑都被于都博物馆所收藏。

  的确,杨公创始的风水地理学派,那可真是源远流长,影响深远,直到今天,海峡两岸和东南亚各地自称为杨公若干代传人的还大有人在,慕名前往杨公坝瞻仰考察者依然纷至沓来、络绎不绝,甚至有信家还慷慨许诺:谁寻得杨公古墓原碑,将愿以一万美金巨额酬报。

TAG标签: 芒筒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