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之子章啸路:“我只是一个传

2019-02-16 14:31 来源:未知

  在波士顿大学师从迈克尔摩内根时,章啸路选修了莫扎特断代史。即使现在自己也成了上海音乐学院硕导,那些静坐在图书馆取读莫扎特家书的时光,依然生动勾勒着这位萨克斯演奏家的心灵影像:既有追逐艺术造诣的纯粹,又多了几份入世的情怀。

  而和那位作品宽容度极高,甚至《第40号交响曲》还被当代流行乐用作旋律的古典巨匠一样,雅俗共赏也是章啸路的音乐追求。

  所以当他谱写的深情之作《东湖1522》在美国发表时,他既为作品登台2006年斯洛文尼亚世界萨克斯大会闭幕式而兴奋,也会为作品在酒吧氛围里的随性演出而动容。

  事实上,相比当年来自外界的这份殊荣,章啸路一直更愿意感性解读自己的作品。“其实《东湖1522》是献给一个美国爵士乐老教授的,他每次来上海都会住在东湖路1522号。”正如台上的肆意挥洒,面对记者时,这位国内最活跃的青年萨克斯演奏家也时时乍现情感的火花。

  采访被安排在上音的排演中心。时值暑期,地下室感觉有些闷热,章啸路带着他由19个学生组成的爵士乐团正在进行紧张的排练,准备在接下来的上海爵士音乐节上大放异彩。

  那是一张张看上去还显稚嫩的脸,却已跟随他们的“章老师”踏遍了国际舞台。或许也是践行莫扎特开放的音乐理念,尽管自己早已用谱写的《上海拿铁》、《酷东方》等作敲开国际萨克斯演奏的门扉,最让章啸路心感安慰的还是教书育人,因为在他看来,音乐要成为经典必须经过学术化的过程。

  排练间隙,章啸路谈得最多的也是学生。去年,他从乐队中精选10人,远赴德国最大的音乐盛会石荷州音乐节,与德国汉堡大学乐队合奏;在丹麦新年音乐会上,他的学生们以上海老歌曲目技惊哥本哈根皇家音乐学院;下月初,他还邀请了美国爵士乐教父吉米艾伯索尔德共办大师班,届时也会有合作演出而这些,都只是这支年轻的爵士乐队每年数次亮相大型音乐会的缩影。

  一个细节似乎也能体现章啸路的不拘一格。他的一名得意门生,偷偷在上海爵士音乐节上安排了浪漫之举,以一曲自谱的《Song for Gloria》向女友求婚,章啸路的反映是“赞成而期待”。

  音乐中寄托的热烈情感,让这个视复兴中国爵士乐为己任的音乐人灵感不歇,也使他在教学过程中永远投入最无私的专注。目前爵士乐专业的40个学生来自天南地北,甚至漂洋过海,慕名而来。

  章啸路主创的爵士萨克斯课程也被评选为学院精品课程。去年,身为上海萨克斯管研究会会长的他还主办了中国首届现代爵士乐教学研讨会,海内外相关音乐院校都携队而来。

  “在美国,上至总统奥巴马和克林顿,下至草根黑人,都对爵士乐情有独钟,因为它孕育出了R&B、摇滚等等音乐形式,是现代流行乐的母体,而在国内,现在也正是告别了音乐断层开始复苏的阶段。”章啸路家学渊源,祖父是上世纪30年代上海百乐门舞厅的著名爵士乐手,这令他对爵士乐的传承关怀深切。

  所以,到了采访的尾声,章啸路仍然谦逊地拒绝任何基于他个人成就的尊称,而是自称“只是一个传播者”,把自己取得的成就功归于上海音乐学院给教师们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教学氛围、宽阔的学术平台,当他很快又回到排演中心激情澎湃地指挥自己一手带大的爵士乐队,从他的眼神中可以捕捉到到音乐生命延续的讯息。

TAG标签: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