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胜:今后十年国际知识产权纠纷会愈演愈烈

2019-07-23 04:52 来源:未知

  新浪财经会议讲座>中国工商界纪念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十周年会议正文

  新浪财经讯 由中国国际商会、中国贸促会主办的“中国工商界纪念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十周年会议”于2011年3月1日在中国贸促会礼堂举行。上图为通领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陈伍胜。

  陈伍胜:各位来宾,上午好。我是通领科技集团陈伍胜。今天很荣幸能够参加中国工商界纪念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十周年的会议,和大家分享十周年中国企业走出去所取得的丰硕成果我感到很自豪。

  回顾中国加入WTO过去十年的历程,中国人是按照西方人制定的WTO的规定和他们善用的,善于操作的游戏规则的框架下,中国的商品走向了世界。中国人成为了世界的打工者,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中国人统统的大包大揽。我们感觉这是我们优秀民族的适应性,我们有句古话,适者生存。我们的国际贸易呈爆炸式发展,确确实实从量上做的非常大,势不可当。从结果来看也是出乎所有,包括在座的当初的谈判的和中国、美国,西方国家的一些谈判者的意料。如果说他们看到了十年后今天这样的一个成果,开句玩笑,就是说当初谈到,你打他,他也会不让你加入世贸组织。他们当初考虑的就是如何来瓜分中国的这个市场,做大国际市场符合我国的实际需求,也是国际产业链分工的必然性。大量的劳动密集型的产业结构是我们同样也失去了话语权,所以我们必须在做大的同时必须做强。我们一定要实现产业结构的调整,转型升级,用高新技术占领国际市场,这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的必然的选择。

  在今后的十年随之而来的国际知识产权的纠纷和争端将会愈演愈烈。知识产权的保护是西方跨国公司的最后的一道屏障,因为是专利的技术,所以它是高附加值,也是关系到他们最根本的核心利益,所以这最后一道墙也不是很容易能够推翻的,而是你死我活的。也就是说从我们通领科技集团在美国2004年进入美国,到 2010年六年的历程中间,我们在美国本土,在美国的法院,应用美国的法律,美国的历史打了五场官司,而且这五场官司都是他们的同盟轮番诉讼,滥用知识产权的权利,作为商业运作的一种工具,主要的目的是排斥现在竞争对手,达到垄断现有市场格局的目的。这样一种诉讼的方式在美国来说他们认为也是不太光明正大的。

  在去年商务部召开的一次和美国ITC一次交流的会议上,我把我的这个案例给他们也讲述了,我们在这六年中间打了五场官司,花了一千多万,你说我们是来美国做生意的,我们不是来打官司的,我们这样一个小的企业,你说能经受得了吗?他也表示非常同情。他说,不要说是你们小公司,就是美国打官司这样也是受不了的。

  我们是2004年进入美国市场,2004年的4月份就收到了美国莱文顿在四个地方联邦地方法院起诉通领科技集团在美国的四个经销商,同一个权利要求,同一个专利,而是在四个不同的地方起诉,大家非常明显,那就是说要用四套的法官班子,用四套的律师,乘上四的成本,美国的诉讼的费用本身就是全世界最昂贵的,目的就是说你是一个中国的民营企业,你的资本金是不够雄厚的,我首先是用从通过这个官司诉讼的漫长的诉讼的过程,首先从经济上把你拖垮,达到他们就是说不战而胜的目的。

  当然我们为了民族工业的尊严,为了我们中国民营企业的清白,我们跟他们进行了应诉。在我们应诉的过程中间他们第一个是用558专利,我们获得了中美知识产权诉讼史上第一个全胜的案子,这个就是技术鉴定。就是说通过美国专家的鉴定认为我的专利,我的产品不侵犯来文顿公司的所有的专利。紧接着他们又针对我们的产品,又是说违背了美国专利法,联邦专利法,又紧急申请了一个766专利,这个766专利根据美国联邦专利法,双方在诉讼期间他不能够经过我们申请的,他隐瞒了这个,他们用这个专利起诉我们,最终他们的阴谋还是没有得逞。2007年7月11号美国新墨西哥州联邦地方法院宣告通领不侵犯莱文顿专利。我们认为我们打官司赢了,他们提出一个条件,让我们不要再起诉他们赔偿,第二个让我们放弃对他的766专利的有效性的起诉。因为我们当时也起诉了他这个766专利的无效性。他的条件给我们的条件是什么呢?他说我们还可以继续上诉,这个上诉我也知道他是说我们将来的官司是拉锯式的,我要拖你三到五年,整个程序就完。我们也考虑到中国的传统礼仪,和为贵。既然他们承认自己告错了,那我们就和解,没想到我们达成和解不到36天,他的同盟又一次把通领科技集团和中国的五家企业全部告上了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简称叫ITC。最后大家可能在媒体上都可以看到,ITC判中国的五家企业全部侵权。并下达了总统令,不能进入美国海关,给美国海关下达了一个有限排除令。所以中国所有的企业失去了这个美国市场。

  是退出还是继续占有这个市场,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痛苦的选择,美国人就是叫我不安宁。我和我的律师进行了认真的分析和讨论,律师告诉我,陈先生,你这次输的是美国政府机构,我们要做到万无一失,我们所有的辩护词都是要非常的细的,一点一丝不能错,有瑕疵,所以说他这样一个诉讼费用大概是三百万美金,可是你的胜诉率从国外企业诉美国政府机构,从所有的概率统计分析只有3%。这个陈先生你要考虑是不是合算,你要深思熟虑。我跟你合作了三年,我知道陈先生你这个专利不侵犯他的任何的专利,但是不侵犯他的专利,不一定说法官就不判你不侵权,这个你要做好思想准备。这个选择确实非常之难,我们想了跟多很多,但是我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应对。为什么要应对?我用三百万美金换来我今后不后悔。因为我如果说放弃了,可能我这一辈子都有一个心结,我为什么不把这场官司进行到底,可能也是有获胜的机会,这是一个我买不后悔。第二个,哪怕我这个官司输掉了,倒下去了,我也为中国走出去的企业探明了竞争对手的获利点,也是为他们交了学费,为他们积累了一点教训。所以说我觉得坚决打下这场官司。最终大家都看到了这样一个结果,2010年8月27号,这是一个对通领人来讲是一个伟大的日子,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撤销美国ITC的错误判决,通领不侵犯莱文顿所有的权利,要求ITC到修正海关的有限禁止令,该案我们获得了全胜。

  回想走过的历程确实不容易,我们这样一个官司已经打下了,我们认为可以现在就是高枕无忧了,但是我们高兴还不到七天,莱文顿又一次把我们诉上了ITC,说我们侵犯了它的一个专利,这完全是一个垃圾的专利,他没有东西再拿出来,他就利用这些垃圾专利又一次把我们诉上了美国的法庭。这个时候我们转变了官司的诉讼的方式,我们不能够一直当被告,我们这次也当了一回原告,我们把他诉上了新墨西哥州联邦地方法院,他违背了我们在该法院签订的和解条约,又是布拉你法官主持了这个案子,而且他在两个礼拜内就立案,两个礼拜内就马上有一个判决,要求莱文顿公司在ITC撤回它的诉讼,否则它就是藐视法庭。我们又获得了第五场官司的胜诉,我们终于又赢了。通过这样的事例,假如美国的这样一些的知识产权的游戏规则和它的这些保护,就好比一个人在美国第五大道上走,一个警察过来把你抓住,他说你是个小偷。我说我没有偷。他说他跟我讲你是小偷。我说我没有偷。那你就把你没有偷的证明拿出来。我做了很多证明,来证明我没有偷。那个警察就告诉我,你没有偷,你可以走了。什么样的赔偿都没有。我们这六年我们就这样白白的浪费掉了。

  时间不多,我要告诉中国走出去的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要重视,要把它提高到一个重要的重要的地位。我也呼吁中国的企业要抱团走出去,以行业为单位,去申请国际专利,实现我们的自我的保护,当竞争对手恶意对我们发起攻击的时候,我们用这个专利,行业的专利池进行反诉,他用一个专利,我们用两个专利,三个专利,甚至五个专利去抗衡,增加他的诉讼成本和风险,来保护我们海外知识产权的合法利益。

  最后,我衷心的祝福我们伟大的祖国越来越强!只有强才能够产生威,祖国有威严,我们在国外就会活得尊严。谢谢大家!

TAG标签: 陈伍胜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