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伍胜《对话》首次披露打海外官司背后的“3

2019-06-14 13:03 来源:未知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打官司未来可能会成为一个常态,也许古人给我们留下的36计也许可以借鉴,进而成就未来中国企业兵家必争之后的一种胜利。

  中国企业为何出海遭遇维权官司?中国企业出海维权是福是祸?声东击西、调虎离山、反客为主、苦肉计、连环计、美人计、空城计,陈伍胜首次披露打海外官司背后的“36计”?中国企业出海维权可用哪些计?4月10日21:50通领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陈伍胜做客《对话》与您共同探讨!

  打海外官司背后需要用到哪些“36计”?在《对话》现场,当年打赢知识产权海外公司的第一人陈伍胜也来了,在商场拼杀近20年的陈伍胜表示,要知己知彼反客为主。他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因为我们在美国遭受连环的知识产权诉讼,我也问过美国ITC官,我说中国有一个企业到美国来是做生意,六年连续不断地的打五场官司。一个中国的民营企业能够受得了吗?美国ITC官表示,不要说中国的民营企业,美国的大企业也受不了的。这是他的原话。他说这样一种已经超出了诉讼范围,属于恶意诉讼。用恶意诉讼方法对付。”

  陈伍胜表示,当时官的话启发了他,“所以我们回过头来,光是在外面打,打懵了,就不知道,后来律师也跟我们说,回去也要看看,他们在中国也有工厂在生产,你在中国的专利看一下,有没有侵犯你的专利。要反客为主,为什么我们在主场拥有这么好一个优势,在那边却老是被他们围着打呢。”

  而当你回到主场以后,你会发现,他们也在侵犯我们的专利,他们在保护专利,申请美国专利、国际专利。

  陈伍胜说,所以这个专利含金量非常高。“我在东莞起诉了,他侵犯了我的专利,而且把他们的侵权设备和生产的产品,通过中国海关扣查了。扣了以后马上起到作用,他们赶到了中国,他们的技术副总裁、东莞公司老总香港人,中午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已经一点钟打电话给我。我接上电话,其实我在美国,半夜我看什么电话,接上了以后,陈先生,我想到你们工厂去跟你们进行和谈、和解,我一听很高兴,我的目的并不是把你们打死,我也是要通过我在国内的诉讼,得到在国外围着打,能够使他在谈判桌子上找到一个和解的筹码。我本身就是想和解的,所以我也很高兴,但是我告诉他,我不是在中国,我现在在美国亚特兰大,他说好,陈先生,我们明天就飞过来,这么快。”

  当时很快就扭转了局面,但并不像陈伍胜想的那么简答,谈判约在当事人在纽约的律师事务所,但是律师事务所并不是当事人的,而是他们常用的律师事务所,陈伍胜立即问了自己的律师夏廷康律师,夏律师当事表示不要去当事人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最后双方达成共识,去一个当事人住的纽约宾馆的地下会议室。并且要签署保密协议,这是国外公司一贯专用,保密协议签署完就不可以把谈判内容公布出去,除非年限到,自动解除。

  陈伍胜回忆当时的见面,他说,当时一共带着两个人去的,其中一个人的任务就是把谈判的内容录制下来,以防万一。谈判开始,对方的总裁给陈伍胜道歉,说侵犯了专利。“我可以在中国的报纸上向你道歉,实在对你进行了损失。”

  而陈伍胜的心里却始终没有动摇,因为他惦记的赔偿,老外始终没有提到,因为被侵犯专利,陈伍胜请了律师,市场影响了开拓,五场官司花了1.6亿人民币。

  双方的谈判持续了三个小时,但是,对方只答应给陈伍胜赔偿10万美金,和1.6亿人民币的差距还很远,对方的理由是,注重名誉。

  从当初打官司的认定陈伍胜的专利无效到专利有效,到侵权,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最后的赔偿还是没有拿到。面对眼看就是赢的官司,陈伍胜表示,他输给了暗箱操作。

  对于陈伍胜来讲,他说这件事情确实想过,他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性格,和他的决策,和他的一个识别的能力和做法,作为我来说我觉得很值,到现在我还活着,而且我还是有尊严的活着。

  但是也有身边的企业遭遇了“死去”的磨难.陈伍胜说,这是在上海注册的一家公司,也是和我同时遭受了整个诉讼。“他是在马里拉一家律师事务所,替他打这场官司,他没有我的幸运,他的经销商不卖他的产品,所以到最后他连美国的律师费都支撑不下去,没有办法。美国大的企业就是通过,美国是知识产权的官司,全世界最昂贵的公司,一个律师一个小时都要800美金,而且又是一个漫长的诉讼程序,所以他是不得不等到你这场官司的诉讼判决,而是让你没有等到法院判决的那一天倒在法院门口。我们这个同事就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那一天他欠了律师事务所一百万美金的律师费,最后退出了。”

TAG标签: 陈伍胜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